@media screen and (max-width:919px){ .sidebar {display: block; width: 100%;margin-left: 0;} }

成长中的稻香

我站在希望的田野上,禾苗疯长,低垂鼓着饱实的稻穗。风乍起,掀起碧绿的滔滔。我似乎回到了当年那个盛大的夏天,我与爷爷守候着这片土地。在滚烫的风里,我们也在等待着秋日那金黄的稻香……

那年夏天,父母把我扔回了乡下。他们觉得我太懒惰,让我随爷爷去田里历练历练。不过,这正和我意———我早就不想继续陷在那无休止的艰辛里了。每天都有无数的学习任务,培训班便紧跟着纷至沓来。我自认为自己太累了,总觉得这些东西无关紧要,正想出去喘口气。

等我回到乡下时,禾苗新鲜的青草味裹着泥土的芬芳扑鼻而来。爷爷还在田里忙碌。他戴着一顶宽大的草帽,套一条灰黄的白裤子。宽阔的脊背绷紧着,棕色的双腿如门柱稳扎着,把禾苗轻松地往前抛。我的确从未见过一个古稀老人有如此的干劲与活力,不由得惊愕了。

“你回来了啊。”爷爷爬上田埂来,漫不经心的说,“回来也好,感受一下劳动的辛苦。”我没做声,低垂着眼。他的皮肤黢黑得像煤一样,没有一点光泽。手掌宽大又皲裂,沟壑里全是泥浆。

“你们学习又不要流汗流血,叫什么苦累呢?辛苦点又怎么了?不辛苦,连饭都吃不到。”说完,又翻身跳进田里,继续干起活来。我的内心突然翻上来一股无名的愧赧,像是在警示我什么,又好像在催促我什么。

此后几天,我便时常跟着爷爷去稻田里。不常干活,多半是在一旁观望或者打点下手。灼热的空气纠缠成一个巨大的白光粼粼的线团,爷爷的身影一闪一闪。汗水流过爷爷花白的两鬓,划过沟壑纵横的脸庞,砸进脚下新翻的泥土里。

他偶尔歇会儿气,接着便踏踏实实的干,一锄头下去,带着呼呼的风声。我有时吃着白净的米饭,热腾腾的饭香扑到脸上,那羞赧的感觉便愈发强烈。我知道,我必须得行动起来,在这富于春秋的年纪里奋楫笃行,才能看得到秋天的收获。

那年夏天,我对自己有了更合理的规划,我认清了我的年华,在我的年华里该做的事。我也在努力地耕种着属于我的稻田。

日子倏忽地过了。当我再次回到乡下,满目尽是流淌的金黄,盈车嘉穗,叠翠流金。打谷机的轰隆声带着丰收的喜悦,随着稻香的气息惊扰了乡村的美梦。谷穗的清香在温凉的空气里酝酿,稻灰在爽风里纷纷扬扬。

阳光金箔似的,从稻芒上跳到爷爷抖擞的发尖尖,他的脸上堆满了笑容。风吹,稻浪翻滚,一波又一波像黄绸缎铺开来,淹没了小小的我,觉得自己也成为一种金黄的稻子了。我终于懂得,丰收是依靠勤劳的滋养。用辛勤的汗水浇灌,必然收获沁人的稻香芬芳。

我愿在我的田野里往来种作,守候稻香。待到五谷丰登,再将辛劳的收获颗粒归仓。(文/秋阳)

相关推荐

石下的感悟

“我们这些人三三两两地走着,在不知不觉间,以最美的样子,走过了我们最美好的时光。”生活在这个世上,总有些人是站出来承担的人,不畏风雨,恰如暴雨中的一块石头。昨日,我同老班和同学一同去了七里峪,早晨我们...

好文天地 2022.08.11 0 1

学问藏在一树梅花里

气隙中突袭一缕清香,渐行渐浓,渐行渐浓,疑惑中眼前一亮——哦,蜡梅,是蜡梅开了。写意的枝干上,满缀着黄色的小花。花期刚至,只有几朵花完全绽开,我隐约能听到他们玲珑的笑声,叮咚琤琮。我望着梅瓣湛明的质地...

好文天地 2022.08.11 0 2

雨中小巷

雨中小巷

“春梢长旧林,夏雨湿新绿” 都说雨是天空的眼泪,是忧郁的,悲伤的,夏天的雨则多加了一个特点:烦闷的。而雨中...

好文天地 2022.08.10 0 3

飘零

飘零

“飘零”,真是一个很唯美的词。一如破碎的邮票一角,残缺的玻璃瓶。纵不能承载你给家人的祝福,或是你内心的祈祷期盼。她美丽依旧,曾寄托着你稚...

好文天地 2022.08.10 0 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