@media screen and (max-width:919px){ .sidebar {display: block; width: 100%;margin-left: 0;} }

小店拓映的故土记忆

从前慢,车、马、邮件都慢,一生只够爱一个故土。

在那个被缥青色雾霭笼罩的小山庄里,朱师傅的小店是在四季山陵橙黄橘绿里一抹亮丽的灯红酒绿。小店不大,却刚刚好能装下一个小村庄里的烟火味,和山肴野蔌的朴素悄然中和,调和出了桑梓地的底色。

小店拓映的故土记忆

朱师傅和外公关系很好,每每闲适,我都会在小店里做客。素白炽灯的照耀下,冷雾萦绕的冷柜愈发清冷,带着玻璃门的冷柜放在小山庄里可是稀奇物品,我总是爱把柜门打开又合上,看奶白色的雾慢慢在玻璃门上凝结,然后用小小的手拭去雾。

好像这样,我就能拨开大山间的那层雾,去看看繁华城市的灯火婆娑。长时间浸透在冷气里,我的手常常冻透了红,而外公则扑着蒲扇纳凉。

我躲在白雾里,问外公:在雾的那边,是不是有很繁华很繁华的大城市呀,那里,是不是有很多很多这样的冷柜呢?

外公放下蒲扇任槐序流萤翩飞,略带粗糙的手摸摸我的脸,刮的有些生疼:是呀,我们宝贝肯定能越过大山,替我们这辈老骨头看看灯火!

说着说着,外公和朱师傅一起笑,好硬朗好沧桑的笑,盈满了我怀袖,我却也分明看到,笑声的背后,两位老人的眼睑,竟也泛起了和我冻红了的手一样的潮红。

小山庄的记忆,还有大门口叫卖的商贩。商贩们挑着箩筐,用很重的乡音在吆喝着生意,里面罗列的是些水果、卤制品等物。

比方说几毛钱一斤的葡萄,紫红的外皮轻轻一吸便褪去,水润剔透的葡萄的香甜便在唇齿间绽放;或者说一块多就可以买到的猪耳朵,脆爽鲜辣,喂给村门口的大黄狗看个乐呵也是个好选择。

而我却总是不满足,缠着外公要去看看朱师傅的商铺:那里精致包装的小商品才是上等货呀。当朱师傅看到我又拽着外公的衣角来到小店,总是笑得很厉害,笑到面目器官都不由自主的合唱,却又被岁月沧桑地像一个废纸团。

我勾起唇角,调皮地拉着朱师傅的手晃呀晃,这时候外公也知晓我的小意图了,朱师傅则和蔼的从那稀奇的冷柜里取出一瓶甜牛奶,铁罐的包装,大概就是幼时的我对于繁华的全部幻想。

我以为忘了想念,可面对夕阳,希望我能回到那年。那年的小村是山与山拉起了手,于是雾与雾便连了天,清水涟漪的藕花深处,总有鸢飞戾天者望水息心。小村就静静躺在了山水的摇篮中,好想取一只竹笔,用墨如泼地执笔绘下那个槐序的故土记忆。

那个浓秋的风卷袭了烈阳,恹恹夕阳薄了西山,云缝中是跃动的金辉,昭示着那个耀眼夏天的落幕。我把记忆储放在朱师傅的甜牛奶里,让回忆掺杂着桂子的香植下风骨,就这样把桑梓地的旧日历翻了面。

这么想来那天的夕阳的确很美,不然我怎么在这婆娑灯火中,驻足了许多个风花雪月,只为再寻一个朱师傅的小店和小村庄落寞的烟火气,还有那乳白雾气中拓映的、永远也不会翻篇的旧日历里的故土记忆。(文/森荠筱)

相关推荐

相机

相机

镜头下的景,是自我的缩影。尽管平凡,调准焦距,另一片属于自己的空间,向你打开。我终于拿到了一台相机。...

好文天地 2022.12.06 0 1

走好修己之道,人生余韵悠长

走好修己之道,人生余韵悠长

星燧贸迁,坚持不懈之思想犹似春风化雨,兴甘霖而泽万物;长空壮阔,豪放不羁之信念不啻灼灼之灯,燃永夜而耀四方。是以,对于材料中的“有的人一...

好文天地 2022.12.06 0 1

蔚蓝海洋下,我永怀希望

在逆风中把握方向,做暴风雨中的海燕,做不改颜色的孤星。我是一条鱼,在此我想证明,我们的记忆确实如人类所说,只有七秒,但人类错了一点,那就是,我们对时间的计量单位是不统一的,在我们的世界里,时间可以随着...

好文天地 2022.12.05 0 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