@media screen and (max-width:919px){ .sidebar {display: block; width: 100%;margin-left: 0;} }

故乡的幻影

九月,漫步于微凉的秋风中,细细寻觅着,青葱的树木间,竟也染上了几抹羞涩的浅黄。我拾起一枚完好的,轻轻夹入日记的扉页里,正认真端详着,它却扑扇扑扇双翅,朝着北方飞去了。

故乡的幻影

我愣了愣,向着它飞舞的方向看去,望着望着,倏忽间模糊地浮现出一座小城的影子。

城中街边的红砖墙,道旁的水果摊,路上悬挂着的红灯笼,那么熟悉,却是又那样陌生。记忆的碎片一片片粘合起来,拼凑出一幅图画,上面描摹着的,竟是我的故乡!

我感到身体如羽毛般轻巧,夕阳落下的光影透过我的身体,我穿梭于人群中,徘徊在石板路上,在布满蛛丝的墙角缝隙处窥探时光的倒影。我发觉眼前的景象,颜色淡淡的,如旧时的照片,有些微微发黄了。

我走到松花江畔,那滔滔的江水,大概是有些许年没再见到了,江边的银杏怀抱着一树橙黄,轻轻唱着歌谣,摇啊摇,摇下一地秋日的信笺。行人脚下踩的,头上戴的,肩上有意无意飘坠的,亦是灿烂的金黄与黄金。

我无声地踏过这黄色的木板桥,坐在江边的长椅上,波浪卷着落叶,我听到松花江在呼吸,在奔腾。我太想念故乡的松花江了,她是我的第二位母亲,哺育我长大,看着我从稚嫩变得成熟。

我是她用心血孕育的,为之骄傲的果实,可这果实,并未来得及回报母亲,就离开了母亲身边,漂泊在异乡,只能在长夜中默默想念她。

我转悠到一处糖葫芦摊旁,一个小女孩扬起稚嫩的笑脸,向老奶奶递过三元钱:“奶奶,我要一串山楂糖葫芦!”我恍然发现,这竟是六年前的我,天真,懵懂而又纯洁的我。

女孩接过那串糖葫芦,一根竹签上,依次串着六七个晶莹的小灯笼,在余晖的映照下,闪着金黄诱人的光泽。她满足地咬下一个山楂球,蹦蹦跳跳地向家的方向走去。

我静静地跟着她,看着她进入那栋矮矮的小楼,按下电梯,打开那扇贴着福字的,锈迹斑斑的铁门。

阳台的花儿仍开得极盛,绸缎般粉红的花瓣,流苏般金黄的花蕊,但是在爷爷走后,无人照料的它们就全部凋零了,枯黄颓败的枝叶耷拉着,盆中只剩一片死气与寂凉。

我不愿回忆痛苦的往事,刚要转身走出房门,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让我身子一僵:

“晨晨回来了?来吃爷爷做的红烧肉喽!”

我快步走出去,入目的是一个老人亲切和蔼的笑脸,他头上长着花白的发,身上穿着一件旧得褪色的绒衣,屋内的灰尘飞扬,我的泪如决了堤的江水般涌出来,飞奔过去,紧紧地抱住他,啜泣到:

“爷爷,我好想你啊。”

手指穿过了爷爷的身体,我泪流满面地看着他抱起六年前的我,走进厨房去盛饭。我追着进去,看着六年前的我捧着色泽鲜艳的红烧肉与香喷喷的米饭,吃得正香甜。

爷爷摇着纸扇,笑意盈盈地看着狼吞虎咽的我,目光中浓厚的温暖扑面而来,把世界淹没,周围的一切变成玫红色,我抽泣着,幸福感从指尖蔓延,遍布全身。

风儿掠动纸页,我忽然如梦初醒。回忆的潮退散了,眼前的景象慢慢清晰起来。事过境迁,松花江畔我再没回去看过了;卖糖葫芦的老奶奶早已收摊;爷爷也早就与世长眠了。回不去了,一切都回不去了。

我怀念的,大概只是那时无忧无虑的生活与故乡的幻影,流年逝去,我来到另一座大城市,心渐渐地冷却,再也不似当年那样炽热了。置身于喧嚣的世界,我逐渐麻木、迟钝……

我的故乡啊!我是如此深沉地眷恋着你!这世界上,有多少城市的轮廓,能令我落泪呢?但我只记得一座,那就是我的故乡,即使在梦里,也能寻到回去的路。(文/知予几何)

相关推荐

相机

相机

镜头下的景,是自我的缩影。尽管平凡,调准焦距,另一片属于自己的空间,向你打开。我终于拿到了一台相机。...

好文天地 2022.12.06 0 1

走好修己之道,人生余韵悠长

走好修己之道,人生余韵悠长

星燧贸迁,坚持不懈之思想犹似春风化雨,兴甘霖而泽万物;长空壮阔,豪放不羁之信念不啻灼灼之灯,燃永夜而耀四方。是以,对于材料中的“有的人一...

好文天地 2022.12.06 0 1

蔚蓝海洋下,我永怀希望

在逆风中把握方向,做暴风雨中的海燕,做不改颜色的孤星。我是一条鱼,在此我想证明,我们的记忆确实如人类所说,只有七秒,但人类错了一点,那就是,我们对时间的计量单位是不统一的,在我们的世界里,时间可以随着...

好文天地 2022.12.05 0 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