@media screen and (max-width:919px){ .sidebar {display: block; width: 100%;margin-left: 0;} }

故土的长夜

又一次将叶间撒下的光斑,错认成裙角掉落的珍珠。

我一枕数日的青黄不接,与连天枯草相伴。

也许我该为曾经的故土立一座丰碑,取来蜿蜒的风暴,垂死的月光,细细雕琢无根的朽木,安插进弃野的残垣断壁,在那盛夏的荒原里。

可惜,神明不佑。

多少刹那流转中已遗失的高台,隔开死亡与蒙昧。

跳尽了星芒齐鸣下最后一曲华尔兹,我越过失去知觉的边界。

铜镜里溃烂的,是枯叶蝶,还是我迷蒙的眼?浪潮击打的,是冥顽的石,还是我灰色的梦?

这一切的一切,大抵都是无迹可寻的罢。

故土的长夜

我大抵全然忘却了,初秋里老死的蝉,透过翅翼的夏日的晚风,穿梭在我手中。

夏夜的微风吹散了我,暮色四合,摸索着漆黑的飘絮,凭着本能四散游走,灯光不曾为我指引方向。

那陌生的飞鸟的鸣叫里,浮沉挣扎的我是谁?银色波粼闪耀的湖面上,随光影跳跃的我是谁?

遗忘了自己从何而来的夜与日里,我要怎样去忆起将去往何方?我的骨骼还太孱弱,该如何在自颓垣败井中生长?

我奋力抓住最后一株蒲草,最后一片羽毛,

哪怕我知道,我的救赎,从未扎根在他乡。

远去的绝望的焦石,消亡的悲叹的海浪,蒙尘的故土,请再折一枝梧桐,栽种在我受难的心脏。(文/南邾)

相关推荐

相机

相机

镜头下的景,是自我的缩影。尽管平凡,调准焦距,另一片属于自己的空间,向你打开。我终于拿到了一台相机。...

好文天地 2022.12.06 0 1

走好修己之道,人生余韵悠长

走好修己之道,人生余韵悠长

星燧贸迁,坚持不懈之思想犹似春风化雨,兴甘霖而泽万物;长空壮阔,豪放不羁之信念不啻灼灼之灯,燃永夜而耀四方。是以,对于材料中的“有的人一...

好文天地 2022.12.06 0 1

蔚蓝海洋下,我永怀希望

在逆风中把握方向,做暴风雨中的海燕,做不改颜色的孤星。我是一条鱼,在此我想证明,我们的记忆确实如人类所说,只有七秒,但人类错了一点,那就是,我们对时间的计量单位是不统一的,在我们的世界里,时间可以随着...

好文天地 2022.12.05 0 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