@media screen and (max-width:919px){ .sidebar {display: block; width: 100%;margin-left: 0;} }

那更春来,玉减香消

黄昏将寂寞的光线拉得细细长长,温柔地打在我风声鹤唳的那段岁月,露湿晴花春殿香,月明歌吹在昭阳。笑是甜的,情是暖的,那样迷醉,那样动人。

杏花微雨,碧空生雾,那年缠绵悱恻的春日让我久久难忘。记得,记得。湿润的空气中留有花儿稀薄的芳香,迎春花开出来的花温柔深情,它们络成纵横交错的网,让世间万物都笼罩在这缠绵的网中,变得热情奔放。

那更春来,玉减香消

三月的春风捎来了她对我的思念,含蓄温婉却又炽热浓烈,她说让我们一起邂逅这场春日宴,我便拉起她的手奔赴在这阳春三月。

我们满腔满怀地穿梭在清色疏疏的流离山河中,听溪水潺潺,看春意盎然,奔走在浅碧淡粉的簌簌花草中,遇露湿草蒲,觅青苔小路。

淡淡的春意缱绻在她的发梢,她忙于为春日染上浓墨重彩的暖意,所经之处皆是她的味道。我拾起她遗留下的一星半点的痕迹,就深感香苒苒,梦依依,了了春光载不满她的深情。

这样声色犬马的三月,让梦境与现实混淆。等我恍惚觉识春日绵长时,她早已温吞模糊在这人世间。

啼莺散,馀花乱,原来她只是化作一阵风,风中缠绵悱恻的思念不过是这虚空的网中的一点丝线,当黑夜吞并了黄昏寂寞的余晖,那虚无的春丝亘古缠绕在我想念她的那段岁月,她在春日中与我渐行渐远,清风明月般的笑容也消失在这杏花深苑,原来离别时最生贪眠,留恋于梦中花宴。那更春来,她早已玉减香消。

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。万花盛开的季节在一阵风后突然浮光掠影,一闪而过。我的终日戚戚,终日惶惶在笙箫吹断的暮春时节。别来春半,触目柔肠断。

我踏破波诡云谲的夏季,踏破萧瑟凄冷的秋季,踏破北风凛冽的冬季,等来的却是一个人杏花落尽的春季。一回眸,千年梦,万绪愁。

春丝再次攀上我的臂膀,却让风中的春意成了最凉,杏花树的暖意被这里的寒意封藏,不见当年女郎。

我将思念揉进了残落的杏花,在这里深埋,最终湮没在年少绮梦中的无奈,几更春来,育出的每朵花都有她的明媚青睐,在我的心里永不衰败。

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。当我在寻觅心念之人的途中蓦然回首,才发觉杏花疏影里,吹笛到天明的两个身影永远消逝在了无言的岁月,最后一丝温热的念想破灭,这时我已经寂寞了无数个明月的阴晴圆缺。

那种寂寞,是欢悦明媚的曲子唱着,却知道下一出的唱词是相思相望不相亲的分离;那种寂寞,是花好月圆的圆满里,想得见残月如钩的凄冷;那种寂寞,是灯火煌煌,半壁盛世里却一身孤清的影子。

垂眸敛凝眉,尤念杏花芳菲,柳叶如翠,今却物是人非,香罗拭手春事违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

“曾经的日子,总有过那样好的时候,露湿晴花春殿香,月明歌吹在昭阳。笑是甜的,情是暖的,那样迷醉,那样动人。总以为一生一世都是那样好的时光,永远也过不完似的。”

九州寻故,思念入骨。一生春色都不及那年的春日宴,她澄澈的眼里光华闪现,哪怕沧海桑田,我都不会忘记那惊鸿一瞥。再借我一场杏花微雨的梦,梦中让我再听一遍风的思念,让我再拥有一次属于我们声色张扬的季节。(文/谢思卿)

相关推荐

相机

相机

镜头下的景,是自我的缩影。尽管平凡,调准焦距,另一片属于自己的空间,向你打开。我终于拿到了一台相机。...

好文天地 2022.12.06 0 1

走好修己之道,人生余韵悠长

走好修己之道,人生余韵悠长

星燧贸迁,坚持不懈之思想犹似春风化雨,兴甘霖而泽万物;长空壮阔,豪放不羁之信念不啻灼灼之灯,燃永夜而耀四方。是以,对于材料中的“有的人一...

好文天地 2022.12.06 0 1

蔚蓝海洋下,我永怀希望

在逆风中把握方向,做暴风雨中的海燕,做不改颜色的孤星。我是一条鱼,在此我想证明,我们的记忆确实如人类所说,只有七秒,但人类错了一点,那就是,我们对时间的计量单位是不统一的,在我们的世界里,时间可以随着...

好文天地 2022.12.05 0 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