@media screen and (max-width:919px){ .sidebar {display: block; width: 100%;margin-left: 0;} }

记忆是座永不风化的城

记忆中的风铃轻摇,谱成故里的诗,童年的桂花酒。

深秋的街道似乎总有扫不尽的落叶,在满世界奔跑,到处宣告花开的讯号,待到坠满白昼,一不留神,就醉在风里了。火烧云伴着星星点点的桂,一路艳烧到天边,小城似乎流淌着柔和的光辉。

在那桂的气息肆意游荡的日子里,我一步一跳地跟在奶奶身后,她踱着小步,捧着平扁的竹篮,到树下来摇桂花,撒满筐子,沉甸甸的,就像奶奶心中难以言说的热情。

溢着光的芬芳拂过奶奶的面颊,成为眉眼间盛开的花。一个城的人都熟得很,过路的留下浅笑,明白着,奶奶准是要酿桂花酒了,嘱咐着“记得到时候给我家留一罐噢。”奶奶一一答应。

记忆中奶奶的桂花酒在整个小城都很有名,每年都会酿了送给街坊邻居,已经成了小城的习惯。她似乎到哪都是朋友,是因为嘴角的酒窝,还是温柔的脾性,哪一处都叫人喜,在记忆里熠熠生辉。

奶奶喜欢把刚封好的酒一罐罐如数家珍似的摆在院子里,接受着阳光的抚慰,我每天蹲在它们面前,嗦着手指,期盼着开盖的一天,抚摸着酒坛,念念叨叨:“你们要快快发酵哇。”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去数数昨天的酒,怎么也忘不掉。

在三四月以后,揭开木头盖子,那香便毫无保留地刺激我的味蕾,不同于旁人的酸涩或甜腻,而是桂花的醇香,悠远绵长。盛在杯中,在阳光下粼粼荡漾,几点桂花浮在水面,淡黄的酒液从勺倾泻,一滴滴,直流到我稚嫩的心里。

记忆是座永不风化的城

在那段时间里,小城每天都是奶奶吱呀吱呀骑着自行车的声音,载着满车的酒,把香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,一罐罐桂花酒就这样昂着头,立在街坊的手中。小城摇摇晃晃,沉醉于奶奶的背影和醉醺醺的晚霞,微光中的风拂起奶奶的发丝,仿佛这风吹多久,就记多久。

多年后每听到吱呀吱呀的声响,就像回到了小城的旧时光里,是记忆中的故人来。

巴士的鸣笛打破童年的梦境,我和奶奶看着面前的城,对它做出了最后的告别。它慢慢地变小了,可却被黎明的曙光拉出长长的影子,像永恒的童年,像不变的誓言,像不会淡忘的回忆,像眷恋又炽热的目光。

奶奶离开了那座布满记忆的小城,但总能在窗外飘起袅袅炊烟时,想起过去的点点滴滴,亦如过去里的人总怀念着桂花飘香的时光,怀念着旧日头里的人。

小城中的人或许来自五湖四海,有着各不相同的身世,但也因为那桂花酿扑面而来的气息而相识,相熟,相知,反认他乡是故乡,生活再怎么煎熬也有日头可期待,香甜的味道会融化无数艰苦无奈。那些岁月的纯真,那座旧的城,会记一辈子吧,在天凉的秋温一壶桂花酿成的回忆。

在香气氤氲的时光里,我一天天长高,小城也一天天长大,或许与从前不一样了,但始终有一段时光,那么些人,留在旧时光的深处。

城市把人间一切的美好融合在一起,变为了陈年的独家记忆。(文/沈桉年)

相关推荐

石下的感悟

“我们这些人三三两两地走着,在不知不觉间,以最美的样子,走过了我们最美好的时光。”生活在这个世上,总有些人是站出来承担的人,不畏风雨,恰如暴雨中的一块石头。昨日,我同老班和同学一同去了七里峪,早晨我们...

好文天地 2022.08.11 0 1

学问藏在一树梅花里

气隙中突袭一缕清香,渐行渐浓,渐行渐浓,疑惑中眼前一亮——哦,蜡梅,是蜡梅开了。写意的枝干上,满缀着黄色的小花。花期刚至,只有几朵花完全绽开,我隐约能听到他们玲珑的笑声,叮咚琤琮。我望着梅瓣湛明的质地...

好文天地 2022.08.11 0 2

雨中小巷

雨中小巷

“春梢长旧林,夏雨湿新绿” 都说雨是天空的眼泪,是忧郁的,悲伤的,夏天的雨则多加了一个特点:烦闷的。而雨中...

好文天地 2022.08.10 0 3

飘零

飘零

“飘零”,真是一个很唯美的词。一如破碎的邮票一角,残缺的玻璃瓶。纵不能承载你给家人的祝福,或是你内心的祈祷期盼。她美丽依旧,曾寄托着你稚...

好文天地 2022.08.10 0 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