@media screen and (max-width:919px){ .sidebar {display: block; width: 100%;margin-left: 0;} }

风吹,暗恋

我们都喜欢这光,虽然转瞬即逝。但你还是你,有我一喊就心颤的名字。——余秀华《风吹》

我在等一封十七岁的回信。

路过人间,路过傍晚云翳斑驳,路过门外泛黄粗粝的墙。翩翩晚风温柔缱绻,我一眼望见,分明是半日的欢欣都落在了他的脚边。“我的爱沉重、污浊,里面带着许多令人不快的东西,比如悲伤、忧愁、自怜、绝望,我的心又这样脆弱不堪。

00

自己总被这些负面情绪打败,好像在一个沼泽里,越挣扎越下沉,而我爱你,就是想把你也拖进来,却希望你救我。”村上春树在《挪威的森林》里这样写。

我看到天上的云、落下的叶和傍晚六点的路灯,我偷偷的只看他一眼,像这个年纪的其他女孩一样,在晚来风急的大雨里,却不敢告诉他躲雨。

愿我们都能在这风声鹤唳的日子里,闪闪发光。

别撒谎了,很遗憾,很遗憾没能告诉他那天的晚风是玫瑰色的,很遗憾,最后连一句告别都淹没在了人群喧声里。

我们总是在错过想留住的,而不回头的晚风听了许多故事,或许它也感到遗憾。后来记得当年心底的期待、热烈,记得漫天晚霞像极了浪漫,却发现记不清少年的眉眼、声音,于是天边的那朵云,早已不再特别。

花不是为花店而开,人有各自的月亮。得偿所愿、来日方长都是极其美好的词,可到头来,只剩下“山鸟与鱼不同路”,各奔东西。

波澜不惊的日子里会开满鲜花。会有人带着花,赴万里匆匆来见你。如果有机会,我们就一起去看山看海,看潮起潮落,看风吹花枯萎的树叶,看雨淋湿大地,看候鸟南归万物生长凋零。我是说如果有机会。

我仍能清楚地回想起5月20日撞进我眼里的蔚蓝色,能向旁人描述风穿过树叶,又落在肩头的声响。时近西沉日暮,零星几点余晕,是了,浪漫开始的时候。

船会靠停在岛屿的岸边,零碎的岛屿也会找到大海,而有人捡起七零八落的你,花墙的藤蔓已经垂地,晚风喝醉了酒,微醺。

慢慢,漫漫。

风吹开一枝扶桑,凉意洇氲。后来京城的雪终究没有落到姑苏,姑苏的花也没等到京城的太阳。(文/蒋小雅)

相关推荐

偏见是一片绵延而顽固的围墙

偏见是一片绵延而顽固的围墙

偏见让我们无法爱别人。我两次见到他。一次是去吃饭的时候。大概是去参加朋友的生日会,谈笑三巡,我起身走到门外,看见了他。带着廉价的蓝色口罩...

好文天地 2022.10.05 0 1

小店拓映的故土记忆

小店拓映的故土记忆

从前慢,车、马、邮件都慢,一生只够爱一个故土。在那个被缥青色雾霭笼罩的小山庄里,朱师傅的小店是在四季山陵橙黄橘绿里一抹亮丽的灯红酒绿。小...

好文天地 2022.10.05 0 1

追忆

追忆

揉碎的月光撒与杯中,斑驳的晨曦落与林间。无始无终。此间停驻不曾随忆走,任逆旅之人于此遇,行人終离,忆只此无改。...

好文天地 2022.10.04 0 2

故乡的幻影

故乡的幻影

九月,漫步于微凉的秋风中,细细寻觅着,青葱的树木间,竟也染上了几抹羞涩的浅黄。我拾起一枚完好的,轻轻夹入日记的扉页里,正认真端详着,它却...

好文天地 2022.10.04 0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