@media screen and (max-width:919px){ .sidebar {display: block; width: 100%;margin-left: 0;} }

夕生万物

颤巍巍地提着一筐刚出炉飘着香的甜点,我轻轻地叩着您紧闭的门。

曾经那个暮秋的黄昏,不似春日的明丽,也没有夏日的绚烂,褪去了刺眼的光芒,变得分外柔和,橙黄的边缘镶嵌着明亮的赤金,在西边的天空中颤颤悠悠地挂着。

啪嗒啪嗒。

嘎吱嘎吱。

生了锈的铁门痛苦地呻吟,墙角蜘蛛网无人清理;摇晃的板凳依偎在冰冷的墙壁,忽明忽暗的台灯挣扎着睁开迷蒙双眼。您伸出细瘦的双手请我进门。

“奶奶,下次您让爷爷来开门就好了,爷爷身体硬朗一些……”“没事没事,雪儿又送来好吃的给奶奶,奶奶就高兴了……”您眯起笑眼,欣喜万分地拍着双手,没有了小时印象中的活力四射,多了几分安详和和蔼。

声音嘶哑的您直僵僵地转过身,吃力地打开柜门,似乎随时都会被柜子沉重的身躯撂倒。看着您皮肤上的块块黄斑,我竟是害怕得没有上前帮助。

“奶奶,您不用费劲了,我要不先回家了?功课还挺多的。”我想着一切可以逃离的借口,不敢将目光移到您干瘪的身躯丝毫。“哎呀,雪儿别这么心急,奶奶这就快一点……”语气中透着淡淡的忧伤,您捧着一片平整的泛黄纸头:“还记得吗,当时奶奶握着雪儿的手写名字,雪儿第一次写名字可兴奋了……”您握住我白皙的双手,我却觉得十分别扭,想赶快离开。您像孩子一般咯咯地笑起来,在一旁我的沉默显得分外突兀。

“奶奶就像夕阳一样,余热不多啦……”

这次,您沉默了。

“奶奶您不是还有我吗,后面还会好好照顾您的,我快要去做功课啦。”礼貌而机械的回答让我觉得尴尬。您脸上露出安详的笑容,示意爷爷扶您送我到路口。

那个夕阳下的路口,您背着光,佝偻的背影让我第一次端详许久。暮色渐渐积沉,太阳的光彩由金黄一点点凝聚成血色,离别之景愈发苍凉。生了根似的站在原地,我竟是迈不出一步。

您回头来,牵着爷爷又回到了我的身旁:“雪儿,你不是还有功课吗,学习耽搁不得,快回去吧……”嘴上说着,却迟迟没有转过身去。

我紧攥着那张小小的纸头,竟是哽咽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却始终没敢注视已然不复精神矍铄的您。

夕阳下的那个路口,成了永恒。

后来才明白,您亲自迎接是您觉得自己时日不多;后来才明白,您对我的启蒙有着重大贡献;后来才明白,您把我看得比任何人都重……

夕阳像是一团热烈跃动的火焰,张扬肆意地铺展于天幕中,将潦草的夜色燃烧成或殷红如火或朦胧如羽的鳞片,轻轻地覆盖在黛色的远山之上,渲染出一片朦胧。长河被温柔的黄昏抚平白日的嚣张气焰,一改倾泻万里的浩浩汤汤, 在沉沉光影的笼罩下仿佛一位正在孕育着新生命的妇人,缓缓荡漾着柔和的波光,满足且静美。

轻声叮咛,是他们无微不至的关怀;温暖臂弯,是他们挡风遮雨的保护;殷切目光,是他们默默无闻的期盼。

方知,夕生万物。

阳光退出院子,退的那么慢。期间还有多次停顿,如同一种哽咽。(文/日落云雾)

相关推荐

石下的感悟

“我们这些人三三两两地走着,在不知不觉间,以最美的样子,走过了我们最美好的时光。”生活在这个世上,总有些人是站出来承担的人,不畏风雨,恰如暴雨中的一块石头。昨日,我同老班和同学一同去了七里峪,早晨我们...

好文天地 2022.08.11 0 1

学问藏在一树梅花里

气隙中突袭一缕清香,渐行渐浓,渐行渐浓,疑惑中眼前一亮——哦,蜡梅,是蜡梅开了。写意的枝干上,满缀着黄色的小花。花期刚至,只有几朵花完全绽开,我隐约能听到他们玲珑的笑声,叮咚琤琮。我望着梅瓣湛明的质地...

好文天地 2022.08.11 0 2

雨中小巷

雨中小巷

“春梢长旧林,夏雨湿新绿” 都说雨是天空的眼泪,是忧郁的,悲伤的,夏天的雨则多加了一个特点:烦闷的。而雨中...

好文天地 2022.08.10 0 3

飘零

飘零

“飘零”,真是一个很唯美的词。一如破碎的邮票一角,残缺的玻璃瓶。纵不能承载你给家人的祝福,或是你内心的祈祷期盼。她美丽依旧,曾寄托着你稚...

好文天地 2022.08.10 0 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