@media screen and (max-width:919px){ .sidebar {display: block; width: 100%;margin-left: 0;} }

那些年回家的记忆

何时我想起了我的爷爷,想起了第一次只身一人坐上了火车,看着两旁的景物从身边飞驰而过,这种畅快淋漓的感觉,让我忘记所有的烦恼。

那些年回家的记忆

这段记忆在我的脑海里永远是温暖的,欢快的,像是我心中的乐曲。时常在我心中响起,虽然爷爷已经走了,但他依然动听。

我已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了,只是依稀记得当时的火车能够打的开窗。我喜欢把手和身体伸出去尽情的拥抱狂风,让它卷走心中的忧愁,感受那一股清凉沁入我的心坎里。似乎多年以后,我才发现我非常的喜欢和享受坐车的感觉。

无论目的何在,在车上对于司机而言,你只是一名乘客。感觉像是被剥夺了所有除去乘客以外的身份,你要做的和能做的只是等待目的地的到来。你像是被隔绝在这个世界的另一个空间里头,与世隔绝。

这让我有种莫名的归属感,而火车更加增强了我的安全感,因为它只在起点和终点停下,没人能中途脱离乘客的这层身份,没人能终止我的时空,一个脱离世界空间的避难所。

到站时已是黄昏,赤红的太阳将整个天空染的绯红。铁轨旁的站台前,有个人影已被夕阳照射的模糊了脸。

满头的银丝下黑瘦的脸慢慢的在像我走近,他露出了参差而又洁白的牙齿,两只眼睛笑成了月牙。这是爷爷临终前我最后一次见他,他的身体比以往消瘦了许些。

爷爷的腿脚并不太好使,但他硬是从身上拽下了两袋行李走在我的前头。不管我是犯了什么错,只要是我回来了他总是特别的开心。像是吃了蜜果一般,笑的合不拢嘴。见了行人他总爱跟他们介绍一番,"这是我孙子,刚出大学毕业,回来看我。"他的这句话,多年以后还是一直深深的扎在我的心中,让我无比的愧疚。

家到了,这里依然跟十年前一样,并没有太大的变化。爷爷说奶奶走了,还是会常回来看看。若是家里的布局变了,她又该闹脾气了。

爷爷总喜欢怀旧,他怀念年轻哪会的事,时常也爱跟我叨叨几句。我坐在大厅的老凳上看着这间屋子,在怀想些童年的事。爷爷则去给我煮荷包蛋去了,热腾腾的汤冒起了浓香的烟在这有些昏暗午夜的敞篷厅子里转悠。他就坐在一旁看着我吃,眯着他的眼睛笑着问我些外边的事。

我从未想过这是我最后一次见他,他的脸上写满了欢乐,这让我无从去想。真后悔没能给他多拍几张的照片记录下他的笑脸,温和而又慈祥的笑脸。那晚我就睡在以前的那个老房间里头,透着窗纸看着这被遮掩了些夜空。

我就躺在床上半开着眼想着些前几天的放心事没能睡着。 爷爷还像以往一般静静的过来给我盖上翻踢开的被子,透过窗外依稀的光,他真一摇一摆的像我走来。身体有些迟钝。白色的大背心,穿着条黑色的大长裤。我半咪着眼看看了看,又合上假装睡了。

他轻轻的捏起被子缓缓的给我盖上,他半躬在我的床前,摸着我的脸夹,我清晰的记得这种感觉。褶皱而又松弛的皮肤轻轻滑过我脸的感觉,略显有些清凉的手,却显的很温暖很炙热。靠着光影的映射,我感觉他在我床头停顿了好一段时间。

没有打扰只是静静的待在哪,是在静静的看着我这个从他眼皮底下一下子长成了大人摸样的我吗?我时常会想起他待在床头看着我的这个时候。感觉很温暖很贴心。 (文/墨儒修)

相关推荐

相机

相机

镜头下的景,是自我的缩影。尽管平凡,调准焦距,另一片属于自己的空间,向你打开。我终于拿到了一台相机。...

好文天地 2022.12.06 0 1

走好修己之道,人生余韵悠长

走好修己之道,人生余韵悠长

星燧贸迁,坚持不懈之思想犹似春风化雨,兴甘霖而泽万物;长空壮阔,豪放不羁之信念不啻灼灼之灯,燃永夜而耀四方。是以,对于材料中的“有的人一...

好文天地 2022.12.06 0 1

蔚蓝海洋下,我永怀希望

在逆风中把握方向,做暴风雨中的海燕,做不改颜色的孤星。我是一条鱼,在此我想证明,我们的记忆确实如人类所说,只有七秒,但人类错了一点,那就是,我们对时间的计量单位是不统一的,在我们的世界里,时间可以随着...

好文天地 2022.12.05 0 3